青蟹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是我
请保持缄默

弄了结巴书童GB

书房内墨香飘散,你执笔在纸张上默写着古代圣贤的文章,只能听见毛笔接触纸张的沙沙声,还有书童研墨的声音。

你落下最后一个字,瞧了一眼垂头安静研磨的书童,他似乎在发呆,眼睛直直的盯着磨盘里黑漆漆的墨汁,手却惯性的拿着墨锭打圈。根本没有注意到你的注视。

“阿安?”

他一个激灵回过神,瞧见你已经落了笔,慌慌张张的放下手中的东西,跪的近了一些替你揉捏着手腕“小,小姐,要休息,息,息吗……”

他说的磕巴,先天的疾病让他每每说话都会因此涨红脸,觉得这样的疾病让你十分丢脸,不敢和你对上眼睛,生怕你会对他产生厌恶。

他卑微的弯下腰,把身形放的更低。

你有心戏弄给他“我想弄你了。”

在阿安听来,你的声音平静,却又尖刺刺的传入耳朵,过于直白的话,把他吓了一跳,不自觉的拢紧双tui。


“小,小,小姐,明日还要去私塾听,听课,要休息好,好……”他一紧张磕巴的更厉害,着急的额头冒着细汗,为你按摩的手也胆怯的收了回去,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。

“现在我的话,已经能由你一个下人来提醒吗?”

“不,不敢,是,是…是我说错了话……”他一下将头触地,磕的一声脆响,惶恐的蜷缩在那里。

 “本来就傻,磕多了头,也不怕更傻。”你端了凉茶喝一口,他听不懂你的调笑,自然也不敢支起身子。

本来家中派一个书童给你,担心你会瑟yu熏心,特意挑了一个最差最胆小的。可谁能想到你偏偏就好这一口。

“跪着直了,把下摆xian起来。”


  后续在紫色大鲶鱼看,实在过不了审…

  最近开始存全rou文的稿子了,嘿嘿嘿大家期待吧

  么么

  

GB.招待.“用嘴为我服务”

入股不亏!!!!

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在拆除破败的会所里,满身的脏污,却谨慎小心的抚摸着那一台瘸腿掉漆的钢琴。

带了伤痕的手指,按了几个琴键,只有一两个响应出声。

那时候他的表情木讷,却又带着对钢琴视若珍宝的神情。

当时匆匆一面,你就记住了他。没想到辗转几年,你竟然还会遇见这位,你单方面的旧人。

只不过他与那时候的木讷不同,他此刻跪在众人中间,微微昂着头,面上带着程序化亲和的微笑,衣着整洁,再也看不见从前的落魄。

他接受着众人摸头的奖励,看到了你这位新客人,讨好的膝行几步蹭到你面前。

拿毛茸茸的头发蹭了蹭你的kua间,你听到他开口。

“客人您好,我叫行余,是这里的招待。”

你垂目瞧他,他笑容标准,项圈红的有点刺目,和当初那个木讷的模样,皆然相反。

你有些失望,错开一步躲开了他的动作。

这样沉默留有体面的拒绝,行余微微愣了一下,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抽耳光拒绝的准备,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平淡。

招待所里的中心从行余变成了你。你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着周围殷勤的人,有些恹恹的无聊。

而行余尴尬的跪在人群之外,流露出几分无措的茫然。

你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向他“爬过来。”

攀谈的人们顺着你的目光看去,都安静下来。

突然被点名的行余也愣了一瞬间,肢体比脑子先行一步的爬了过来。

经过训练的,标准的,带有姓暗示的,引人遐想的爬姿。

“客人您好。”

他乖巧的垂头跪在你的两脚之间,却用一个极为巧妙的,你可以审视他的角度跪好。

“用嘴为我服务。”

  

  后续在隐藏结局,没有就是还没过审,不要着急哦

  也可以在紫色大鲶鱼同步观看

  么么


人形犬.37.“乖狗”

阿布的喉咙太浅了,楼镜手指在/他的/喉long里动了几下,他就难受的不断干呕。

他面色涨的发红,却还尽力的打开喉咙,涎水不断地从唇角溢出。

“做的很好啊,乖狗。”

楼镜奖励一样拍了拍他的脸颊。随后伸手提起他的项圈。

阿布被扯的一个趔趄,脖颈被革质的项圈摩得生疼,器官被大力挤压,片刻的失去了呼吸的权力。

“跪好!”

片刻的失神之间,楼镜陡然的呵斥声音响起。

阿布条件反射的哆嗦了一下,下一秒脊背上骤然炸开刺骨的疼痛。

“啊……”阿布不自觉地蜷缩下身体,这一鞭子近乎抽进了自己的骨头里。

“主人……我……”

“主人?”楼镜嗤笑出声,神色之间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“谁允许你叫的,你可还不是我的狗。”

那道鞭痕渐渐的显现出来,楼镜抬脚狠狠的踩踏在上面,鞋跟接触碾压着脆弱的皮肉。脚下的人形犬也如愿的再次狠命的哆嗦了一下,随后就是一连串的认错。

“对,对不起老板……剑狗失言,说错了话。”

脊背的疼痛集中的炸开,近乎侵袭着他每一寸的毛孔,说起话来舌头都跟着打哆嗦。

他尽力的仰着头,想去看楼镜的表情,却被那及其明显的厌恶刺的垂下眼睛。

楼镜总是以欣赏人形犬卑微的姿态为乐,一种操控别人,品尝别人痛苦恐惧的乐趣。

尽管这样的乐趣时间久了会有些乏味,但还是会因为人形犬在自己放过他,露出感恩戴德的表情而感到舒适,让人想把疼痛加倍得附加给他。

可能这样的乐趣在一部分人看来,可那又怎样呢。

楼镜没有要求阿布跪直身体,只是将鞭子甩得噼啪作响。

鞭痕很快的散落在阿布的脊背上,鞭痕交错重叠,一些靠近骨骼的皮肤很快破了皮,血液一点点的渗了出来,最后鞭子上也沾染上不少的血迹。

楼镜强迫自己停下手,觉得如果再接着打下去,这人形犬的脊背非得要十天半个月才能痊愈。

“一,一百零七鞭……老板,一百零七鞭。”

阿布依旧蜷缩的趴跪在地上,就见他哆哆嗦嗦的支起上半身,脊背灼烧的疼痛让他不自觉地掉下生理性的泪水。

像一只半熟的虾。

楼镜忽然愉悦的笑了起来,抬手掐了掐那张笑得扭曲的脸颊,沾了一手的薄汗。

“真是乖狗啊,还知道自己记着打了多少鞭子。”

阿布讨好的蹭了蹭楼镜的脸颊。

“脊背几天能恢复好?”

“三天……不,两天,老板,两天就能恢复好。”

“先回去,两天之后我来接你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小声逼逼:其实阿布的出现最开始我没预想到的😂

  (大家可以撒一撒手里的粮票嘛,🫦🫦勾引ing)

人形犬36.“掌嘴”

瞧见阿布瑟缩的跪在沙发的一角,不禁皱了皱眉“好好坐着,你膝盖受伤了。”

阿布乖巧的调整好姿势,安静的坐在那里,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瞧着楼镜。

楼镜接了一杯温水,折返回沙发前,对上这双眼睛不禁失笑,阿布这样大的体格,偏偏配了这么一副湿漉漉的眼睛。

“张嘴。”

“是,老板。”

温水入喉,喉咙受伤的位置经过温水的安抚。疼痛也减缓几分。

晶莹的水珠顺着阿布的唇角逸出了几滴,楼镜抬手自然的替他擦掉“自己给膝盖上药。”

阿布慌乱的接住楼镜丢过来的药膏,剜了一块药膏涂抹在红肿破皮的膝盖上,清凉的药膏将疼痛安抚压下。

阿布眼睛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倚靠在办公桌前的老板。

这伤其实不算什么,在接受训练的时候有好多次自己重伤,没有药物的赏赐都是干巴巴的挺着,在死亡的的边缘徘徊。

冷空气中只有细微摩挲声。

"这次是我大意让你受伤,今天之后你就回去吧,我会让人给你好好安排一个领养人。"

"什,什么?"阿布愕然,随后再也不能安心的坐在沙发上,重新跪在了地上,也不在意刚刚上了药膏的膝盖,急切的膝行几步,一点点靠近楼镜。

"老板……为,为什么,是对我哪里不满意吗?我会努力让老板满意……"

他努力从培训中脱颖而出,为的就是能够成为老板的人形犬。

阿布的神情急切,小麦的肤色上泛起了淡淡的红色,眼泪也盛在他的眼睛里。

楼镜忽然觉得口袋里手机微微震动了几下。

来电是家里的座机。

"阿安?"

电话里有着人形犬细微的呼吸声"主人……我想排泄。"

声音小小的,带着羞赧的感觉。

"老板原来是……有人形犬了。"阿布灵敏的听觉,一下就捕捉到了那亲昵的主人二字,面色刷的一白。

楼镜眉头一皱,低头看了一眼跪在脚边的阿布,一手捂住电话的话筒,抬脚将阿布踢的远了一些。

她冷冷的开口"掌嘴。"

阿布面色难堪,心头一抽一抽的难受着"是……老板"

楼镜满意的听着丝毫不留余力的耳光,松开了话筒。

"阿安?"

电话另一头,阿安听到了那陌生的男音,又想起之前主人身上人形犬的气息。

他陡然感觉指尖端的血液褪了个干净,冰冰凉凉的。

"想排泄了?"

话筒里传来楼镜略微疑问的声音。

不行……自己要证明自己的价值,不能让主人觉得自己连供人享乐的价值都没有。

"不……我只是想主人了,是打扰到主人办,办公了吗……"

"没有,只不过我这还有点事情要处理"

"啊,那主人先忙,是阿安打扰了。"阿安乖觉的说了几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这边阿布的耳光还没有停下,楼镜和阿安短短几句的交流已经是十多个的耳光扇了下去。

"好了。"楼镜和开口,这耳光打的他极为满意。

她附身掐起阿布的脸颊。那小麦色的皮肤被打的已经高高的肿起,上面还有一些被指甲刮蹭出的伤口。

  伴随着楼镜的靠近,阿布不自觉的发抖起来

楼镜抹了一下他唇角的血迹,用指甲敲开他的牙齿,强硬性的把手指sai进他的嘴里。

阿布无助的呜咽一声,想躲,却发觉自己饿she头被牵制住。

阿布不明把楼镜的用意,she尖疼痛,泪眼婆娑的望着楼镜,模模糊糊的发出求饶的嘤鸣。



哈哈哈哈哈人形犬真的好受大家欢迎,急急忙忙的更新了一章。《金主和狗》就再等等吧(哭哭)虽然这个的设定我也很喜欢。

关于我很想开的一种文

男主原生家庭不好。女主向下兼容男主,并且家境相差很大。

女主和男主相亲认识,女主了解了男主性格和他的原生家庭,觉得很适合驯养。

于是就各种接近男主,各方面给男主和男主原生家庭偷偷施压,迅速的和男主结婚了。

婚后生活就是一点点禁锢活动,开始掺入训化。

男主各种原因很害怕女主,但是对女主又抱有一定的信任。

女主会动手训诫,男主很怕,但女主又会安慰他,就很精神消耗男主,让男主有若即若离的感觉。


……诶呀反正就是…男主惨兮兮哭唧唧的🥹

好想开……

但是《人形犬》和《金主的狗》都没更新完😭

最近又在肝女尊想牵平台……哭死了

我怎么没有三头六臂啊


GB研究室内的小白鼠实验品

银色的笼子内用铁链牵制了一只兽人,兽人面容较好,面色因为长期的圈养略显苍白。

小鼠跪坐在垫子上皱着眉头,觉得手臂被刺入针头的位置疼痛的难受,漂亮的脸庞盛着些许的畏惧,却又不敢抽手。

“疼……”

你抽出注射器,在针眼上贴好止血贴,安抚性的把手伸进笼子内,揉了揉小鼠的头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“女士……”伸进去的手被小鼠握住,用着脸颊不断贴蹭获取着安慰,细长的尾巴企图伸出笼子和你亲近,他忽然像是想起什么,又瑟缩的收回了尾巴。

“对不起,大家都不喜欢我的尾巴……”小鼠委屈的抱住自己的尾巴,想把它藏起来。

“怎么会呢,07最可爱了。”你笑着打趣,不断捏着他薄薄的耳廓。

07的耳廓被你揉的发红,努力的在笼子间隙中伸出手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你,目光里带着怯怯的期待。

“女士,好久没有带我出去了,女士今天会留在这值班么?可以陪陪07吗……”

你掐住07的脸颊左右看了看,又仔细观察了一下注射针孔的状态,在本子上刷刷的写上几笔。“没有异状,针孔附近形态正常。”

“当然可以呀,今天我正好值班。”

他总是很期待你值班,因为你会偷偷把他放出来,并且允许他和你盖一个被子。

他总会说“女士身上有药剂的香味。”

……

后续在隐藏结局哦…

大家在评论区评论啦,抓一个送紫色大鲶鱼一个月免费。需要是粉丝哦,截止到20号。

支持榜单前三也会送的!


被遗忘的小侍.2.GB

从门缝钻进来些许冷风吹的砚安一个激灵,无端的生出一种淡淡的惶然。

等穿戴整齐,就被带上了马车,一路街景越来越熟悉,显然是向城南宅子的方向。

砚安不知道自己究竟被如何安排,有心询问却不敢做什么逾矩的事情,如坐针毡的一路回到了宅子。

下了马车,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,却被叶依不咸不淡的瞧了一眼,拿话挡了回去。

另一边,岑元的亲信手下已经抓了昨日下药的人。

几乎是紧随着砚安一行人,入了城南宅子,一路将人秘密押送到地下牢房。

“大人。”叶依迎上来。

“叫郎中了?”岑元跨进宅子。大氅上落了一层雪,被光一照又化在上面,沾了水珠,有些晃眼睛。

“是,大人。都安排妥了,庄子上的人给砚公子重新安排了住处…”

“重新安排了住处?”岑元偏头看她一眼。

叶依的话顿了顿“之前的住处很破烂,连冬日生火的碳都不够。”

也是,一个放在庄子上被遗忘了两年的、没有丝毫背景的外室,能过得好才怪呢。

“他说什么没有?”

“他问属下,大人还会不会回来。”她悄悄抬眼,觑了觑岑元的神色“属下说大人的计划是做下人不该打探的事情,请砚公子好好休息。”

几人从暗门下去,扑面而来潮湿腥臭味道,呛的岑元皱了皱眉。

“已经吩咐人点了香,这个味道一会就能排出去。”

边说着边为岑元拉开椅子。

岑元落座,深蓝色的外袍有些沾地,卷起一些灰尘来。

“叫人灭了吧,这乱七八糟的味道掺在一起,更让人头疼。”

“是。”

抓来的下毒之人被剥去了全部的衣裳,吊在对面。

岑元挥了挥手,候在一边的人会意,一桶刚化开的雪水,兜头把那人浇了个精神。

“动手吧。”

晨间没有吃早膳,肠胃是有些空落落的。这样想着岑元拿了块小桌上新鲜的糕点,一口一口吃了起来。

行刑的人拿了条牛筋材质的鞭子,沾了盐水,抡圆了胳膊重重挥的下去。

鞭声脆响,但是马上就被下毒人的尖叫盖了过去。那人是个没有骨气的,几鞭子下去就哭爹喊娘的。

很是吵闹。

岑元觉得这糕点都变得不香甜起来。

“堵好了嘴巴,太过聒噪。”

“大人不拷问幕后主使吗?”叶依疑惑。

“有什么可拷问的,我来巡查岑家的不良产业,到这仅仅一顿宴请就有人想给我塞好处。”

岑元给身后的叶依递了一块糕点。

那人嘴里被塞了一块臭抹布,看见他似反胃一样痉挛了半晌。

真是一下就安静下来了呢。

“还是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想逼我就范,也只有岑家的旁枝做得出来。”

岑家旁枝人员混杂愚蠢,曾经在女帝未登基之时,勾结过当今女帝的对头,伺机谋杀当初的女帝。

若不是当初岑家家主在朝堂之上没有站错队,鼎力相助把女帝推上凤椅,为她产出心腹大患,将功补过,那些人有百十个脑袋也不够掉。

“不过…”岑元话锋一转“能想到将药下在观赏的植株上面,倒是不俗,也不知道是哪位的杰作。”

叶依正处理着嘴里的糕点,腾不出空回话。

岑元也不在意,欣赏一般,看着被鞭打到哀嚎不已的人。忽的想到什么。

“去把郎中叫来回话。”

“是…”

可怜的郎中被几个比自己魁梧不少的女子架走,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被带进了地下室。

见到血腥的场景和墙上带血的刑具,以为自己得罪了贵人,吓得噗通一声就行了个大礼,结果只是寻常的问诊回话。

回话结束后,郎中被赏了丰厚的银子,丢一样的丢出了宅子。

“大人,门外有公子想见大人。”有人来报。

岑元顿了一下“带下来吧。”

片刻,牢房通向外面的门被推开,外面的光亮陡然在昏暗的牢房开了个洞。

恰巧,受鞭刑的人痛苦的闷哼一声晕了过去。

刚下了一半楼梯的人,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停住了脚步,加之这样漆黑的环境让来人有些不安。

砚安就那么直直的杵在那。

“不过来吗?”岑元开口。

迅着声音看去,他吞咽了口口水,迈开灌了铅的腿,快步向岑元的方向走去。

脚步慌张,颇有几分寻找庇护的意思。

砚安不自觉的注意到岑元身后那满墙的刑具。

“大人。”

他深深的垂着眼睛不敢乱瞟,强迫自己不看那边吊着的人和血淋淋的刑具,瑟缩的行了个礼。

“见我什么事?”她瞧见早上自己赏他的戒指被他穿了绳子挂在颈间,不禁抬起手摸了摸他脖子前的戒指。

脖子真细。

岑元淡淡的收回手看他,一幅“你怎么不回答”的表情。

砚安被问的噎住,有些没来由的慌张。

他被人送回宅子,只觉得不安,却不知道大人打算如何安排他。听人说大人来了这里,就急急忙忙的就赶了过来,却不曾想被带到了这么个暗室。

砚安不敢说实话,怕被大人认为举止不端,偷偷换了个理由。

“呃…我来和大人说,避子汤我已经服下了,没有偷偷倒掉。”

哈?岑元皱了一下眉头“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个的?”

虽说外室没有经过允许,是不能擅自留下子嗣,但他跑过来找自己,就只是为了说这个?

砚安紧张的攥着指尖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。只低低回了声是。

岑元不耐烦的叩击着桌面发出“哒哒哒”的声音。

“大人,这人晕过去了,是浇醒,还是……”行刑人走了过来。

浓重的血腥气息裹挟着空气弥散开来。

砚安喉头一阵滚动,死死的低着头,不敢去看那人沾了血的衣袍。

岑元瞧了他一眼“继续打。”

鞭子上有细微的倒钩。

行刑的人第一鞭子落下去,那人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。

紧接着就是第二鞭、第三鞭…

鞭子雨点一般落在那人身上,不过片刻就血肉模糊。

那人口齿被堵了个严实,像要死的鱼,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认命的一般的挣扎。

丝毫停手的意思,那人的血液被甩起溅的哪哪都是。

“大人……”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,那声音有些干涩,仿佛被抓着嗓子说话。

回头就看到砚安瑟缩的站在不远的后方,面色发白有些惊恐的向后缩着身形。

岑元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一些。

他扑通一声跪在岑元面前,垂着头浑身打着哆嗦,仿佛下一个被打的是他一样。

“阿安。”岑元灰扑扑的影子恰好撒在他的脸上。

砚安微微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这是对他的称呼。

“阿安为什么来找我?”岑元开口再从询问,抬手亲昵的摸上那瓷白的脸,将他拉近了几分。

指尖残留的甜点渣滓蹭到他的脸上,衬得他更白皙几分,仿佛被沾染了墨汁的宣纸。

此刻那宣纸仿佛被人拉扯,紧张的快要碎了。

岑元瞧他都要把嘴咬破,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他的脸颊“如此拘谨做什么,我问的什么你如实回答就好了。”

就见他眯着眼缩着脖子,就差把害怕两个字写在脸上了。

可算是放过了那可怜的唇瓣。岑元抬着他的脸细细端详着。

“大人要打发我走吗…”砚安抓着衣袖,压抑着紧张才说出了这话,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。

这话他晨间的时候也问过,只是自己还没有想好是否要留下这个外室。

于情,他在谷城等了自己许久,理应不再冷落他,应该对他加以照顾。

于理,未娶夫郎就有了一个外室,世家大族不免颇有微词,况且一旦娶了正夫,一个没有任何母族势力的外室,自己又能护他几时呢。

岑元的沉默有些重,这种喘不过气的感觉,砚安晨间的时候就以已经体会过了,他受不了这样的煎熬,像是求饶一样,语气里掺杂了微妙的哭腔。

“我知道了大人…我会听从大人的安排的。”他捏衣角的手指更用力了一些,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如同那个被鞭打的人,是生是死只是大人一句话所决定,如若惹了大人不悦,兴许自己会被打的更惨烈一些。

岑元看着面前圆滚滚垂着的脑袋,那一头绸缎一样的秀发软趴趴的垂在颈间,隐隐约约遮住了一点痕迹。

她忽然想起他昨晚因为疼痛是挣扎了几下的。

莫名的掌心发痒,伸手托起他的脸却摸了一手湿漉漉的眼泪。

心头跳了跳,不禁皱眉询问“怎么哭了?”

他被问的崩起了神色,瞧见岑元皱起来的眉头,着急忙慌的擦了眼泪,一副惶惶不安的样子。

岑元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他捏住,索性直接牵住那双瑟缩的手。

砚安惊了一下“大人…”

片刻就感受到他的手指微微的蜷缩了一下,反握住了自己的手。

他声音小小的,瑟缩的看着自己像是怕惹自己不悦,岑元觉得可爱,

兴许留下这一个外室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
(此文有待修改……

  ‼️对了大家,要过年了,准备在评论区里抽一位粉丝,还有支持力榜单前三名,送紫色大鲶鱼一个月免费!这个活动准备在下一次更新进行。

  还有那个紫色大鲶鱼的兑换码,我知道怎么发,但是在粉丝端不知道在哪里填写,大家有了解的吗?我怕码发出去不知道怎么用😭)

GB‼️上了哥哥的情人

“你别难过…”男子身着一身黑衣,过分秀气的脸颊上带着因为休息不好导致的苍白。

此刻他正伸出手企图安慰心绪无比烦躁的你。

你没有躲避,瞧着那只细弱的手缓缓落在自己的手上。

他似乎对于你没有推拒,而感到些许的庆幸,更大胆的握紧了你的手,转身坐在了你的身旁。

不远不近的距离,不,不对,应该是“不干不净”的距离。

你眯眼盯着那双手出神,眼前无缘无故的就浮现出他被哥哥压在身下凌虐的场景。你抬头,目光落在他的脖颈处,那上面还残留着被掐出来的淤青。

是了,哥死的太过突然,这些恶心的痕迹还没有消除。

“你一定很伤心,他走的太突然,世事无常…”他语气内带着微微的叹息,还有不知从何宽慰而起的无措。

“是啊…”你接过话头“世事无常,你的金主突然死了,还要辛苦你这么火急火燎的找下家。”

他面色一下子僵住,难堪的瞧着你。

“我…”

“我哥给了你不少钱吧,够你无忧无虑的活上二三十年了。”你抬手替他理了理衣襟,笑容有些凉。

“没必要这么掉价,改变自己的取向,来勾引我。我是女人,没有东西弄你。”

你重重拍了拍他衣襟前的褶皱,转身走了。

“那jian货找你了?”母亲皱眉走过来,用下巴点了点远处亭子里的他。

“嗯,我哥的情债想要我接盘呢。”你对着灵位前黑白的相框嘲讽着。

“哥这么多情人,死了之后就一个来悼念,还是为了找下家。”

风飒飒吹着。

“也真是痴情一片。”母亲也跟着讽刺一笑。

“对钱吗?”

你与母亲眼神对上,骤然都笑起来,在这萧索的悼念会上,在黑白的灵位前。

“你哥他死的好,免得给家族招惹这些麻烦。”母亲将手里的菊花垃圾一样丢在相框前,轻蔑的瞧了一眼“当初,我不生他就好了。”

母亲转身离开的脚步一顿,觉得颇有些晦气的哼了一声,绕开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的他,扬长而去。

你回过头也瞧见他,他捏着几株残破的菊花,咬唇立在那里。

“不过来再见见我哥吗?一会大家就都要走了,灵位会移到我们祖坟里,你可就再也见不到了。”

他身形单薄,把脸埋在不知什么时候系上的围巾里,像是刻意躲避你的目光,珍重且谨慎的把菊花放在相框前。

秋日的风有些大,你眯起眼以防进了沙子。

“唔…”弯腰放花的人似乎是受了秋风的摧残,猛然捂住眼睛,揉了揉。

你起了戏弄他的心思。

那几朵可怜的菊花也被吹的飞起散落开。

抬脚踩住吹到脚边的菊花,他伸手拾捡的动作一顿,愕然的抬头眼角发红的看着你。

也不知是沙子迷了眼睛,还是扭捏作态。

“花有些枯萎了。”你从钱夹里拿出一小沓的钞票塞进了他的衣领里“你替我去再买一束吧。”

你指了指稍远处销售菊花的地方。

他不明所以按住衣襟那里的现金,看了看远处的商铺,又看了看你,默默的点了几张钞票,折了几折塞进口袋里,把剩余的钱递还给你,朝着商铺走去。

你拿着钱觉得好笑,有些鄙夷。

装什么清高。

他买了几支卖相最好的菊花折返回来,对着空无一物的地方呆愣了许久,直到工作人员提醒才回过神。

将菊花插在路过的垃圾桶里,默默的走了。

……

“巧,遇见了?”你挑眉看着挤开保安,气喘吁吁挡在你面前的男人。

许久不见,他似乎又瘦了一点,看起来他是好不容易打听到了自己的行踪,急匆匆地赶来。站在那半天也没说清楚话。

保安看见你搭了他的话,也不再敢上前阻拦,不明所以地站在一旁。

“我,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谈谈可以吗?”他看着你,脸上带着挣扎后的红晕。

“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么?”这对话有些俗套,你不禁觉得有些厌恶,这种情绪被你蔓延到他身上。

你上下打量了他几遍,目光停在他的腰间。

“还是你又想卖屁gu?”


后续在隐藏结局哦!紫色大鲶鱼同步更新

我超级喜欢这篇设定!!!!喜欢的骂骂咧咧



为了赚钱愿意多来几次的人形犬GB‼️

后续很长,绝对值得!

“女士……可以多来几次吗?我想给我的孩子多买些吃的……”

人形犬分开双tui,尽力展示着他脆弱的学口。

那里因为多次的使用,已经脆弱的发红,大tui也遍布着qia挠出来的红肿。

像是怕招至厌恶,看你穿戴好后对着他沉默半晌,就明白了你的意思,颤颤巍巍的合上tui,爬到你的脚下,小心翼翼地为你理了理裤脚。

“您…别讨厌我,一定要再来,我会努力的。”人形犬费力的昂着头,讨好的笑了笑。

兴许是牵动了脸上未曾恢复的伤口,那笑容总有些牵强。

你沉默的摩挲着袖口的纽扣。

“你进行了繁衍?”

“啊…”人形犬吃了一惊,似乎没想到你会询问,随后面上露出难堪的神情。

“是的女士…我……”他想解释自己是自然繁衍,可偏偏繁衍过的人形犬是最不讨喜的。

他无措的扣着手,眼泪难堪的在眼睛里打转,在如此下jian难堪的状态,对着金贵的客人求huan,还被婉转的拒绝,实在是……人形犬头垂的更低。

“去床上趴好。”

人形犬一怔,似乎没想到你会起了再次受用他的念头,带着残缺的耳朵开心的立了起来。

“是,我这就……”

后续是微擦+把可怜的人形犬带回家

后续在隐藏结局,要是没看见就是还没过审

紫色大鲶鱼同步更新,也可以去那里看哦!